鄌郚镇中学杨明明: 曲径通幽智“肖特”
发布单位: 时间: 2019-05-16

 

儒雅而立,视线上扬,似在远眺未来,又似做深切思考。这是浙江省最年轻的特级教师肖培东最爱的拍照姿势,也是我心中最美的教育姿态——清淡,深邃。

攫读了肖特很多的文字,他的才情,他的视界,他的胸怀都让我深深折服。当我再次在会场中得见他,心中的喜悦未经催促便盛开出了一朵花。

这次他要带领学生学习逻辑严密的议论文。印象中,他感性又灵动,如此“正襟危坐”的文体,他能否带领学生飞扬起来,我很好奇。“这节课我们学的文章是?”“《怀疑与学问》。”学生响亮却含糊的回答。“好好说话!”他没有客气。身边响起几声轻笑,我也莞尔,大道至简的开场白,率直不矫揉的纠正语,我仿佛看到了一个大写的“真”字。

“如果用文中的一个短语或句子做题目,你会选哪个?”没提论点,没说论证,没涉论据,他抛给学生的第一个问题充满趣味。所以,不需鼓动,学生便接连站起,很快八个题目就流泻而出。“哪个标题不可用?”就在我暗暗思忖他为何不对学生回答做评价时,第二个问题又抛出了。问题依旧不难,没过多久,题目便被“毙”了一半,并且学生表述的理由都头头是道。“剩余的,请起题目的四位同学起来自我怀疑一下。”两名学生否定了自己的,剩余两个却坚决捍卫着自己所拟的题目,原因是它们与文章原题目中的关键词是相通的……我在台下忍不住击节叫好,有趣的问题,灵动的设计,原来是在曲径通幽通“论点”!

“怀疑不仅是消极方面辨伪去妄的必需步骤,也是积极方面建设新学说、启迪新发明的基本条件。请把这个句子变成两个短句,并看看放在哪两段的前面比较合适?”“老师想把第六段放在第三段前面,可不可以?”“‘常常’能否删掉?”“后面跟的四个动词能够换序?”“开头两段能否放在最后?”……肖特没有如我们般对经典之文顶礼膜拜,深挖细掘,反而像个调皮的孩子般把这篇文改来改去,改词,改句,改段落,改得乐此不疲。而学生们却如临大敌般,严肃而认真地纠正着老师的改动,并“循循善诱”地述说着自己的理由。我心中乐开了花,曲径通幽通“论据”通“结构”通……天!这才叫潜移默化的学习!

可是,肖特似乎还没“玩够”。“做学问要有怀疑精神,所以,你看看本文是否有不妥之词?”学生很快就找到了一处,小脸兴奋得红扑扑的。我也一样兴奋,原来,议论文的学习如果仅仅聚焦在“三要素”上就真的是暴殄天物了;原来,议论文也可以成为我们生活中的引航灯;原来,这才叫真正的“走入文本,再走出文本”。

钱梦龙老师主张“曲问”,那是曲线到达的一种行云流水。肖特作报告时,特意提到这点。我暗自颔首,并且知道自己的“曲径通幽”即将起航。

打    印】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