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语学校赵开礼;端午琐忆
发布单位: 时间: 2019-06-03

 

在我的记忆里,每年的端午似乎没有多少节日的气氛,乡下人过日子,讲究的是简约,清清淡淡,反而让记忆更深刻。

端午的早晨,母亲照例在做饭的锅里,放一把洗净的艾蒿和苦夏草,然后放个鸡蛋一起煮。吃了这样煮的蛋,整个夏天不苦夏。 

五月是气温骤升的月份,体质弱的人,天一热,就吃不下饭,并且睡觉也不好,我们当地人称这种现象为苦夏。如果在端午这一天,吃个经艾叶熏煮过的熟鸡蛋,苦夏的反应会缓解。

因了这样的用途,那些野生的艾蒿一下子就多了些神秘的光泽,不过,光有艾叶还不行,得有苦夏草来做引子。那是一种非常类似益母草,只是花色略有不同的植物,当地人俗称“股节草”。这种药草不多见,偶尔在野外遇见,就像挖到了参一样。人们对这种仙草,心里有种莫名的敬畏,如果多的话,会适量地采一点儿,以便给其他人留一些,如果只有一株,人们会掐下几节,把根茎留下,以便来年继续发。

在我家里,二姐从小体质差,唯一的煮鸡蛋就是留给二姐的。从鸡蛋放在锅里,我们就一直惦念着它出锅的样子,眼巴巴地瞅着锅盖顶上冒出的热气,听着锅里沸水的声响,直到那只被煮成暗绿色的红皮蛋,被母亲从锅里捞出来,稍微冷冷,最后变成二姐的私有品。吃蛋的时候,母亲往往会撵着她到里间去,以免让我和大姐看了眼热。按母亲的说法是,不苦夏的人吃了蛋,不仅失去了灵验,反而落下苦夏的病根,所以,我虽然馋的咽唾沫,却不敢去计较。不知是蛋的作用,还是心理因素,接下来的几天里,二姐显的很兴奋,不仅帮母亲做家务,还很听话地帮母亲在麦场里梳麦秸。长大后,我们姐弟三人,属二姐体质好,能吃苦,这大概与她小时候的历练有关吧。

没捞着吃蛋,虽然有点儿悻悻,但我也有自己的快乐。因为端午的这一天,我总能穿上新凉鞋。小时候的农村,生活用品很匮乏,吃饭穿衣是大事,有双跟脚的鞋穿着,甭提有多开心了。那时候,冬天一双“棉靰鞡”,春秋一双“黄帮子”,夏天一双“五趾露”,很有季节特征,也很有时代气息。家里孩子多的,往往跟不上时序,一双鞋子,老大穿了老二穿,依次接班传承。我在家里最小,又是唯一的男孩,穿别人倒下的旧鞋子是从没有的事。

端午的前一天,恰好是家乡一带大集,尽管手头很紧巴,父亲总是给我买双新凉鞋,有时候,价钱合适,他自己也会买一双,拿回家,我穿了大的,穿小的,在院子里来回拖拉好几圈,直到玩够了,才把大的还给他。穿着新凉鞋上街,不怕水,不怕泥,还能在草窠里来回跑,和那些整天光着脚丫子的小伙伴们比起来,真是风光极了。

当然也有乐极生悲的时候,有一次,我和几个孩子跑到河沟里比跳远,一不小心,便陷进了烂泥里,拔出脚的时候,发现鞋带子拽断了。这下麻烦可大了,不仅鞋子穿不住,还被母亲拿着笤帚追着打。烧晚饭的时候,母亲找了把铁铲子,放到火窝里烧了烧,然后在鞋带断裂处烙一烙,真是神奇,随着一阵黑烟散尽,鞋带子竟然粘住了。塑料鞋真是好,脏了可以冲一冲,破了可以粘一粘,这样粘粘连连,竟然一直穿到了秋天。

老家一带,过去有端午看闺女的习俗,提前一两天里,娘家父兄会带点儿粽子、鸡蛋之类的礼物,抽空到出阁的女儿家看望。一来看看女婿家夏季的农活情况,二来和亲家公婆聊聊天,帮女儿融洽一下婆媳感情,麦收季节到了,一家人和和睦睦才好,特别是婆媳闹过矛盾的,这种斡旋很重要。中国人重礼节,重尊让,只要坐在一起,就没有化解不了的嫌隙。

每年这个时候,姥爷和小姨都会来,一进巷口,我们就争着迎过去,嘴里喊着姥爷,小手却朝着装礼物的包使劲,往往还没进门口,甜甜的粽子已经下肚。等我们吃完了粽子,小姨还会拿出绣好的荷包给我们戴上,把几缕五彩线系在我们的手腕上。这一天,我们玩的很快乐,身上忽然有了一种神奇的力量。

端午节,父亲也会同样带了礼物去看姑,姑姑家的子女多,农活多,每次去,往往顾不上说话,就先到地里去干活。每次从姑姑家回来,只要看他有种如释负重的感觉,那一定是他又把姑姑家的某一项重活解决了。父亲去姑姑家,也会带些粽子、瓜果之类的礼品,大多是为了打发孩子们的馋虫。有一次,他事先买好了粽子,用网兜挂在了后窗户的通风处,因为经不起诱惑,再加上姐姐们的怂恿,我便踩着板凳翘起脚,试图从网兜缝里摸一个,不料想,一个趔趄,不仅把网兜拽掉了,还把好几个粽子蹲蔫了。为了避免被责骂,我没敢呆在家里,午饭也没敢回家吃。过后知道,父亲干活回来,发现粽子变了样,顾不上喘息,就急忙跑到邻村里,赊回了一捆油条当礼品。真倒霉,好端端的端午节,不仅没吃到粽子,还饿了大半天肚子。现在想想,心里还有种不安的感觉。

曾经的岁月,刻意忘记,却又时时想起。记忆中的端午节,就是如此简约而深沉,清淡却美好。既有生活的坚实,也有岁月的芳香。随着社会的进化,如今的端午已经风干成了一页薄薄的日历,没有了粽子的香,也没有了艾叶的苦,更无人再惦念那种开在野外的仙草。

遗忘是现代人的病,被购物,旅游,狂吃狂喝附体的人群里,还有谁在意端午应该是个怎样的日子?没有了传统的基因,谁能说清在这样的日子里,应该留下怎样的记忆?

 

打    印】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