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中学夏清义:读书只和灵魂有关
发布单位: 时间: 2019-06-03

 

事实证明,和一个喜欢思考的人同处一个办公室是有些“危险”的,不知什么时候会被写进文章里。这不,笔者要去图书馆还书,是林夕的《人生不需要太多的行李》。

美少妇同事说:“帮忙一块把某某用我的借书证借的‘平凡的路’还了吧。”我迟疑了一下,笑了,道:“还‘平凡的路’,你还‘平凡的道’呢,是‘平凡的世界’吧,鉴于你这家伙,处在孕傻阶段,就不笑话你了。”

这部《平凡的世界》,左右了我的青春抉择,影响了我的生活态度,同事竟没有读过,我觉得很遗憾,然而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生活取向和方式,无须苛责,更谈不上嘲笑。

关于读书,想起一个故事。有人问智者:“我读过很多书,但后来大部分都忘记了,你说这样的阅读究竟有什么意义?”智者回答:“当我还是个孩子时,我吃过很多食物,现在已经记不清吃过什么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中的一部分,已经长成了我的骨头和血肉。”

作家三毛说,“读书多了,容颜自然改变。许多时候,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过眼烟云,不复记忆,其实他们仍是潜在的。在气质里,在谈吐上,在胸襟的无涯,当然也可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中。”

著名主持人董卿的说法更为直接。她说:“我始终相信,读过的所有书都不会白读,它总会在未来日子的某一个场合,帮助我表现得更出色。”

所以,不妨,把读书当作一种经历,或许很多细节已经忘却,但是那些曾经触动心灵的,一定在你生命里流淌。也不妨,把读书当作一种运动,或许当时流过的汗水早已风干,但是留给你健康的体魄和澄澈的灵魂,使这长长短短的一辈子有了味道。

纯正的阅读,我赞同周国平先生的说法。他说:“真正的阅读必须有灵魂的参与,他是一个人的灵魂在一个借文字符号构筑的精神世界里漫游,是在这漫游途中的自我发现和自我成长。因而是一种个人化的精神行为。”这种行为,是生发式的、是排功利性的。

想想也是,如果非得说,读书能带来名利呀、地位呀,这阅读趣味便消失殆尽。对于这些,咱们就把它当作副产品吧,自己别太当回事儿,别人也不要当回事儿。

 

打    印】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