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河镇中学孙晓娜:一支凤头簪

发布时间: 2021-06-29     来源:

路过窗前的风,吹动了凤头簪上的流苏,几不可闻的轻响,让我又想起,那个内向的女孩——她是个话很少的女孩子,成绩也不是很好,总是低着头,像朵害羞的壁花。

在我这里是没有“差生”,没有“特别待遇”的,每次提问检查都不会忘记她,和颜悦色和横眉怒目都曾给过她。但她好像不为所动,总是默默地低头,依旧一言不发。曾有好多次,我都无奈地感慨,也许不是阳光雨露地供养能让每一粒种子都开花的,或许,她就是那颗不肯开花的种子。

但我似乎错了,只要是花,它总会开的,无论早晚。

那天,晚自习下课后,我在办公桌上发现了一张彩色纸条,上面写着一句话:“老师,你上课问的诗我知道。”下面很认真的附着一首《钗头凤》,落款赫然是她的名字。字迹不美观,却很认真,一改她总是改字的陋习,十分工整。那张小小的,星河般流动的彩笺,载着一个内向的女孩子的全部勇气,在她热爱的领域,露出了被低头埋起的心。

每一个孩子都有一颗露珠般晶莹又易碎的心灵,需要我用心捧着。

看到纸条的那一刻我是意外的,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秘密,我是一个爱诗的人,我知道,每一个爱诗的人的心中都有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我必须和她说些什么。

我走过黑漆漆的楼道,像是要赴与黎明的约会。我走到她的座位上,认真地坐下,教室里空无一人,我坐在灯下,在她课桌一角发现了一沓彩纸,有几张是她用过的,上面是有勾画的《钗头凤》。我似乎看到了她写错字懊恼地放弃一张纸的样子,似乎看见她“作品”终成,微笑着松了口气的样子,那个沉默的女孩,鲜活起来了。

我用她的笔,在一张空的彩纸上写到:“你很棒,老师也爱诗,但老师希望有一天,你能将你想说的,大胆的表达出来,做个自信的女孩子。”写完,我也用心地将彩纸折成了小叶子,用最美,最真诚的姿态告诉她,我期待,期待她变得更好。

我们像知道了彼此秘密的小朋友,此后的日子,每次见面都有莫名的情绪在流动,朦胧、温暖。

毕业那天,学生们来来往往,我在宿舍看着她们,不时接收一个拥抱,一句再见,或是,一根棒棒糖。一年相聚,此后别离,我只能笑着不舍,看她们像鸟儿一样,飞去各自的天空。

忽然衣袖一紧,我回头看到了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熟悉的是一样的羞怯,陌生的是那双清明的眼睛,紧张又坚定。

“老师,我送了你一份礼物,放在你桌子上,一定要看!”我十分诧异还没回话,她竟转身跑开了。

我的笑突然漾开,我等到了,花开。

看着办公桌上的礼物盒,我不由得好奇,这次不止是信吗?打开的那一瞬,我笑了,看着盒子里横卧的凤头簪,真是出乎意料的礼物。同样盒子底附了一封信:“老师,谢谢你一年来的教导,喜欢穿旗袍,喜欢《钗头凤》的你,一定会喜欢我送你的礼物的,虽然我最终还是没有成为好学生,但我一定会一直努力的。”

看着同样没有一个错字的信,我似乎能看到她写信时的样子,每一笔都写满了认真。我好想告诉她,在我心里,你已经变成了“好学生”,心中有诗的孩子,是一定能变成“好学生”的,我从来不怀疑。

我仔细地看着妆台的凤头簪,这份“谢礼”我收了,因为它是爱的诠释。

风,路过窗前,撩动流苏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仿佛真有雏凤清鸣。我想,一颗诗意的心,是能营造斑斓的梦的,那里落英缤纷,还有一双清明的眼睛。

扫一扫手机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