鄌郚中学杨明明: 情缘中秋

发布时间: 2021-09-17     来源:
 

 “汪汪汪—”看到我们,两只穷凶极恶的狼狗张牙舞爪地向前扑咬,被颈中绳索一拽,它们登时不甘愿地被动站立,足有半人高。我手心浸满了汗,妹妹的也是。我俩对视一眼,想要退缩的心被空气中裹满的香甜味儿一激,顿时又变得毅然决然,拉起手,我们再次向前走。狗吠得更疯狂,我惊惧地几乎要转身逃,但是,鼻尖萦绕着的浓香似乎抓住了我的胃,我的魂,我用力地攥紧妹妹的手,走向香气的“发源地”。

一片惊惧中,终于来到柜台,我掏出皱巴巴的钞票,颤颤地说:“买两斤月饼。”店员娴熟地用食品钳夹好点心,放入塑料袋,递过来。我和妹妹几乎同时伸出手,神圣地接过。向外走,那两只看门的狼狗仍是狂吠不止,但我们心中却添了莫名的勇气,因为手里这袋颇具分量的月饼。

一走出小院,我和妹妹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一股让人几近眩晕的甜香扑鼻而来,我俩忍不住同时深吸一口,急切地各自抓起一个。包在外面的白色油纸被月饼浸成了透明色,仿佛它也变得美味无比,撕开,一枚酥软得掉渣的月饼显露出来,正中间的一点红,醒目,诱人,充满喜气。不舍得动口,却又忍不住贪婪地咬下去,浓郁的酥香裹挟着脆甜的果仁,突而还会迸出一粒甜酸的葡萄干……贫瘠的味蕾得到了极致的满足,我和妹妹吃得双目生光,两颊通红。抬头,看到对方唇角鼻尖沾满的点心渣,我俩不由开怀大笑,连笑声中都是清清的甜香味儿。

这是我对于中秋节的初始印象。

我们的童年自由,欢乐,同时肚饥心饿。那是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但是,父母无论如何操劳,都会记得逢年过节给我们姐妹改善伙食。忙碌的他们顾不得走进店面,便会让我们自己去买。那时,盛行养狗看门,父母至今都不知晓,当年我们是冒着怎样的恐惧去买月饼。现在想起,会纳罕,幼小的我们为何从未生发倾诉欲望,转念一想,又释然,因为一想到那酥香的月饼别的事都不值一提,更可能是因为我们眼见父母辛劳,潜意识中就无师自通地学会了体谅和分担。

时光流转,如雨后翠树,眨眼间我就褪去稚气,踏上了工作的岗位,我被分配到了一所离家较远的中学。学生青涩,但可人;工作繁杂,但充实。我享受站在讲台的感觉。

开学不久,迎来中秋。那时,不放假,我本可以请假回家团聚,但是,看到办公桌上堆满的作业和试卷,我还是决定用这个夜晚来“奋战”。办公室,吃完两个月饼,静谧中,我沙沙沙地开始了“批改之旅”。因为投入,竟未觉得时间流逝,完工之时,外面已是月华一片。信步走出去,偌大的校园失了白日的欢腾,万物变得安娴雅静。参差花木被乳白色的月光覆得朦胧婉约,仰首,一轮圆月丰洁圆润,柔媚地俯瞰着大地。不知怎的,我忽而想家了。这是有生以来我过的第一个“单人”中秋节。思家的情愫如漫涌的潮水般,一波波地袭来,我踟蹰在空荡荡的校园,无奈地咀嚼着孤独的滋味……

次日,我却迎来了繁盛的清晨。刚进教室,我便看到讲桌上堆着的一片“花绿”,走过去,原来是他们自己手制的贺卡,或大或小,文字娟秀,插图精美,祝福真诚。我讶异,惊喜,转眸间又发现了贺卡下面的秘密——竟然藏着一个硕大的月饼,黄澄澄的,芳香四溢,让人瞬即就会想到丰收的麦野。“老师,知道您昨晚没回家,我们一起为您准备了这个月饼。”班长站起,眉眼弯弯,清凌凌地说道。“谢谢你们。”善言的我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哽咽的声音把我的感动“出卖”无遗。望着下面一张张光洁的笑脸,我窘迫,又欣悦。打开包装,拿出里面配备的小刀,我把月饼工工整整地切成数小块,笑吟吟地对他们说道:“来,每人上台领一块,我们再一起过个中秋节。”他们一怔,一笑,欢呼,乐滋滋地轮流走上讲台……在一片小心翼翼的咀嚼声中,我拿起了自己的那份,一口咬下去——香,甜,是从未尝过的美味。

时间齿轮,如有魔力。弹指间,我便成了两个孩子的妈。过了对美食垂涎的岁月,也拥有了阖家团圆的满足,中秋节更多的是对美好生活的祈愿,对传统文化的追思。嫦娥飞天,吴刚伐桂,让人遐思万千,但我更爱这落尽铅华的人间烟火,所有的匮乏和缺憾终归被温馨和感怀重重涂抹,留在心底的是如月般皎洁的亮与暖。

 

  

 

 

 

扫一扫手机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