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河小学张敏: 他笑了!

发布时间: 2021-09-17     来源:
 

学习,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轻松驾驭的,有时候一个问题在别人眼里根本不是问题,在某个人那里可能就是一座难以翻越的“大山”,是放弃,还是坚持,我想坚定信念,微笑着面对最值得肯定。

“明白了吗?”我声音在一次一次提高。

点头,表情淡淡。叶丛已经没有了声音,木木的表情回传给我并不信任的讯号。我忍着性子重复了若干次,当然不满意这种结果。

“我再重复一遍,陈述句与反问句的转换只是换一下否定关系,再加难道和问号!”不满意归不满意,我的目的是让所有人都学会,于是,压着性子再次重复,情绪在容忍的边界游走。

“哦。”他一直低着头,看不到表情的,回我。

“看黑板,你再来练习,变换!”强硬的口气表达了我的怀疑,他开始写起来。

丢下粉笔,我走下讲台,我想调节一下自己的情绪,我知道自己有多着急,在一而再再而三的练习中,不会者寥寥无几,叶丛是学起来最吃力的。台下的同学们各自完成着作业,教室里沙沙笔声告诉我,“沉静,一定可以的,你能教会他!”空气里流动着紧张的气息。给他完成这个句子的时间,总也是比别人完成起来长一些。我绕着同学们的座位来回转着,想把这节自习课上积攒的问题解决一下。自习课就是这样,大家自顾自的完成作业,有问题的同学会趁老师转到自己身旁探讨一下,几年来一直带这个班养成的习惯,我们各自遵守着。

可这次提问的同学并不多,解答几个提问也仅仅一点即通。我长舒一口气:如果人人可以就好了!看着他们一天天的长大,心里总是欢愉的。叶丛还在低头奋战。我绕过来坐在他同桌的位置上,一来想坐一会儿,再者确认一下他究竟真会与否。

“我看看吧,别捂着啦?”我说话直接,叶丛躲躲闪闪的将手挪离开本子。

“你,你?你不是说听懂了吗?”我顿时气极,他居然把原句子抄了一遍,要做的变换居然一个字都没写出来!我一时声大,全班同学齐刷刷地递过目光来,我捂了捂胸口,缓缓说:“你让我做你同桌,还不信教不会你了!”

“真的,难道你想做我同桌吗?”叶丛忽然问了一句。

全班哄笑,“老师,老师,这样做对了,他会啊,他会!”几个一直瞄着我俩在掰哧这道题的同学忍不住喊。

我一惊,忍不住笑了。

“老师就是你最漂亮的同桌。”

“难道老师不是你最漂亮的同桌?”一个女生。

“老师是大美女。”换了个同学。

“难道老师不是大美女?”叶丛犹犹豫豫的说。

“大胆,老师是大美女!”课代表严厉的绷着脸教训到。

“难道真的?”我忍不住继续。

“假的。”叶丛头更低了。

一刹那,突然全班笑疯成一片。叶丛也笑了,他真诚的模样像极了他平日里的寡言木讷,让人感动,我是不是他同桌,是不是美女,都在笑声里……

叶丛立刻边看黑板边完成了句式转换,而且完全正确。他这次是开心地笑了。掺和在全班同学的笑声中非常和谐。一点儿小空这样坐会儿同桌,居然让我和孩子们收货颇丰。思绪忍不住回到昨天:

那时,这群孩子刚刚从幼儿园升入一年级,学习遇到的困难更大,有些东西三遍五遍才能真的理解、掌握。第一次写字,第一次写句子,总有一些困惑夹杂在学习中,我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也不是一个甘愿服输的老师,我相信多来几遍、多换几种方法总能学会。记得也是自习课,一句“小白兔在山坡上开心地吃草。”我和叶丛尝试练习了整整一节课来变换地点、调整情绪,一个天真的孩子,一份不服输的执著,较劲儿在一口教室里一起慢慢成长。当出口成句变换自如的叶丛开心的笑容绽放时,全班同学也都跟着开心地笑了,我也轻松的笑了笑,我永远记得那天的夕阳特别美……

“现在该放学啦!”

“难道现在不该放学吗?”叶丛依然沉浸在提问中,随嘴溜出这句话,又突然觉得是不是不妥,毕竟全班只有他这样说,他吐了吐舌头后低下头了,其他同学都没有出声。

“现在该收拾书吧啦!”我再次大声说。

“难道现在不该收拾书包吗?”叶丛声音喃喃而出,声音更低了。

全班同学又都抬起了头,一致望向我,疑问?仿佛在质疑我。

“现在的确该收拾书包啦!”我指了指黑板上方的表。

“哈哈……”笑声四起,飘荡在整个教室里。

事情发生在同一个孩子身上,我一次次的反思自己,反思对他的教育引导方式,我总是在课堂上有意无意的多让他练习,我坚持他该有的灿烂的微笑决不能因为遇到困难而变少,而他自然也会磨炼地越来越优秀。作为老师,我有责任让每一名学习在努力学习的同时,露出该有的微笑,向前奔跑!

 

扫一扫手机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