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中学张素兰:秋天的心

发布时间: 2021-10-11     来源:
 

《唐子西语录》中有两句诗我特喜欢: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这是说山上的和尚不知道如何计算甲子日历,只知道观察自然,看到一片树叶落下就知道天下已是秋天了。

小时候,印象特别深的是,妈妈每天都会从厚厚的日历中撕去一页,每到秋季,妈妈会说,秋天到了。从立秋、处暑、白露到秋分、寒露、霜降,都是美极了,那清晨田野中白色的露珠,黄昏林园里清黄的落叶,不都是在说秋天吗?

秋天是色彩斑斓的季节,美的很,阳光褪去了猛烈的芒刺,天空丝绸般的蓝,清澈、明朗,田野寂静而美好。

满山的枫树牵着枫树,一丛丛,一簇簇,一坡坡,一山山,绿的、黄的、橙的、橘的、红的,仿佛走入一个梦境,静静的枫树已经够美了,风来的时候,就像远方寄来的许多信件,飘洒在空中,旋转、飞舞、回荡,轻轻地落在脚边。斑斓纷繁而疏密有致的红色系,构成了秋天标志性的画面,让秋天显得格外华美与隆重。

白云淡然游动,秋风温和爽飒,偶有几片长长的云朵在空中闲聊着,灵动地串联起蓝天、山川、河流,古树、梯田、石桥、马头墙……铺陈出撩人的画面。

一直在跳舞的菅芒花,美得比春天更动人的秋阳秋霞,你抬起头来深深地感动,却是万语难及。

炫美的中秋,满月亮了起来,饱满、圆润,有美丽的光晕,我们遥望窗外盈盈的满月,说不出的浪漫与柔情。思念就像月的光芒,弥漫了天地,这世间最美好的事物是无言的,无言的时候则让我们最细腻地接近美好。

秋天也是丰收成熟的季节。记得济慈在《秋颂》中写道:“你们密谋用累累的珠球,缀满茅屋檐下的葡萄藤蔓;使屋前的老树背负着苹果,让熟味透进果实的心中,使葫芦胀大,鼓起了榛子壳,好塞进甜核。”

勤劳的果农,把清香甜脆的小白梨、只供闻香儿的海棠木瓜,有金星的香槟子,漂亮的枕形西瓜,果皮上的白霜一点也没蹭掉的西梅,披上红,挂上绿,贴上签,小心翼翼装满了各色各样的竹筐、果篮和彩箱。仿佛采撷起和煦的秋阳,深秋的情意都已融进饱满多汁的果实里。

来自临朐山里的栗子,裹着细沙与糖蜜在路旁唰啦唰啦地炒着,连锅下的柴烟也是香的。阳澄湖的闸蟹肉嫩鲜美,而会享受的人们用专制的小木槌,轻轻敲裂那毛茸茸的蟹脚。果肉金灿蜜油四溢的蜜薯,蕊珠如火一时开的石榴,你方唱罢我登场,变着花样的走入寻常百姓家。

校园的孩子却最懂秋天的心。

那天的雨一会大一会小,一只只伞在路上开花,我依然在孩子们穿过的路口值班。

“好大的蚯蚓,不要踩着……”一个富有爱心的男孩子提醒着他的同伴。

“看脚底,小心点……”大家相互告知。

在一场富有诗意的秋雨中,一只蚯蚓旁若无人的在男孩踏过的绅士线上,从1500多双鞋缝中,划出美丽的曲线。

“多好的孩子呀。”我在心里说着。

生活是生动的,爱生活,就从生活中的最小的事情做起。每一棵植物,每一个小动物,哪怕是看似无生命的一个杯子,一支笔,一双拖鞋,都是真真切切的生活,都值得我们去爱。

927日的那天,我记得特别清楚,实验中学将每月一次的师生集体庆生和庆祝国庆结合起来,过生日的孩子们同唱生日歌,“感谢父母养育之恩,祝福祖国繁荣昌盛”的生日感言此起彼伏。

师生同吃免费的庆生饺子,尤其难忘。老师、孩子大口大口咬着热腾腾饺子,撩人的浓香,师生们的笑脸,幸福了整个校园。

中午12点,刚刚下课的初三老师,急匆匆、笑盈盈走进餐厅,我看见高雪山校长笑呵呵的和老师们打着招呼,“多吃点,不够再添。”

“您吃过了没有?”

“不急,您们吃完后,我最后再吃。”

那天晚饭我值班,6点半刚刚是初三晚自习时间,却赶上初三的孩子先吃饺子(初一、初二分别在早上和中午享用了)晚餐时间有所改动,610分左右,我班的孩子就能陆续到教室,我还要在路口陪初一、初二的孩子到6点半……

“历史老师好,历史老师好……”远远的,你们就笑开了花,纷纷向我问好。

“第一节课是历史晚自习,老师,别忘了……”

“老师要值班,你们先背诵着上节课讲的内容,老师去得稍晚点……”

“放心吧,老师。”

你们铿锵有力、步履匆匆,从我身边嗖嗖掠过,仿佛饱含生命的汁液,充满了蓬勃和朝气。我知道,你们急着去温习上节课的知识。

我静静看着初一、初二的孩子纷纷走过路口,几乎小跑着穿过A楼、B楼,奔向C楼四楼我的班级,刚拐进三楼,我就听见你们朗朗的背书声……

至教室,我的喘息声和你们的背书声融在一起,我看见你们埋首苦读,压根就没发现我的存在。黑板上“请背诵上节课的知识”几个大字赫然在目。

做教师,是一个奇妙的过程。与孩子们相处,那些幸福与感动,每当想起,总会温热内心。

每一年都有美丽的秋天,在无可言诠的生命里,唯有这种秋天的心,才会悟到珍惜的可贵,珍惜秋天的每一个片刻、每一个刹那。

秋天,是人间最快的风景,也是我们距离世界、距离自己最近的时节。

 

扫一扫手机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