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生才艺
昌乐一中刘立:爷爷的苹果树
时间: 2017-09-26 14:23:00

老家的院子里有一棵苹果树。

这是一颗普通至极的苹果树,只因爷爷的悉心照料,生长得十分茁壮、茂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栽种的,只记得从出生起它就在那里,饱经风霜,依然笔直、挺拔。

“小时候”是幸福的词,儿时的甜蜜时光都流淌在了老家青苔遍布的院子里,回荡在苹果树下的童谣声还萦绕在我的耳畔。不知为什么,爷爷对那棵苹果树十分钟爱,甚至我曾偏执的想爷爷爱树胜过爱我。树下不知洒落了爷爷多少汗水,春夏秋冬,浇水、施肥、除草,每一件小事爷爷都认认真真的做好。每当我看到爷爷佝偻的身影穿梭在树下的时候,我总是疑惑不解,爷爷不累吗?何必呢?回答我的永远是爷爷幸福的笑容。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收获的季节到来时,爷爷总是忙的不亦乐乎。满脸的皱纹携带着收获的喜悦,本就稀疏的白发被汗水浸湿后成缕的贴在头皮上,嘴里还一直都囔着:“明年要是施一点肥料更好······”我啃着甜滋滋的苹果,黏糊糊的小手,在爷爷脸上一通乱摸,竖起拇指夸爷爷:“苹果比糖还甜,爷爷真厉。”每当这时候,爷爷总是笑得合不拢嘴,自豪感溢于言表。

后来为了上学,我离开了苹果树,离开了那个生我养我的院子,离开了爷爷。苹果树成熟时,爷爷依旧忙碌,是忙于给我们打电话罢了,“孩子,苹果熟了,什么时候回来吃啊?

我学习可忙了,哪有时间。”匆匆挂断电话那边,是爷爷拿着听筒无声的叹息。

 那通电话后,好久没有爷爷的消息,直到有一天······、

 “叮咚”门铃聒噪地响着,我放下笔有些烦躁地跑向房门,打开门的那一刹那,我呆若木鸡——爷爷浑身泥水,鞋子上沾满了厚厚的泥巴,手里紧紧攥着一个方便袋,袋里依稀可见几个苹果,有几个甚至摔烂了的样子,唯一显得突兀的就是爷爷那炯炯有神,充满期待的眼睛。我被爷爷的“造型”弄得哭笑不得。想到连绵几天的阴雨,老家离这儿有这么远,爷爷必定是摔了几次跤,心里隐隐作痛。把爷爷迎进门,爷爷顾不上清洗,把苹果捧到我面前,有点自责地说“给你留了好久,怕坏了忍不住给你送来了,路上又不小心掉在了地上,看看还能不能吃。”我的眼泪再也无法控制,红彤彤的苹果刺痛了我的眼睛,我拿起一个苹果,顾不上洗使劲擦了两下,咬了一大口,“真甜。”我勉强朝着爷爷笑,心里却翻江倒海,我吃掉的不仅仅是一个苹果,更是爷爷满满的爱······

一晃好多年,爷爷因病也带着对我的爱去了另一个世界,那棵苹果树因为无人照料也一年不如一年,最终微笑着枯萎了,寻找着爷爷的印记去了。

而今,每当吃起苹果总想起那穿梭在树下佝偻的,忙碌的身影,想起一个慈祥的老人在树下呢喃:“明年会更好。”想起那甜甜的,充满爱的,一辈子忘不掉的味道·····

树虽早已不在,爱却永生长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