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迁铁军”跑出前石埠棚改“加速度”
发布单位: 传媒集团 时间: 2017-10-25

  中国昌乐网讯(记者 吴瑞萍) 1天,完成142户协议签订;2天,全部完成164户协议签订;3天,全部完成房屋拆除。

  从10月8日160名机关干部集合宣誓正式启动前石埠村棚改工作,到10月16日村民选房全部完成,昌乐经济开发区(宝城街道)干部吃在一线、住在一线、工作在一线,饭不按时吃、觉不按时睡、家不按时回。他们,不惧疲惫夜以继日;他们,干群同心苦干实干;他们,攻坚克难全力推进。

  短短几天,开发区严格遵循民主决策、程序合法、政策公开,用温度和态度创造棚改加速度,打造签约、腾空、拆房“三同步”的征收新模式,出现“腾空早于签约”的新现象。

  强势攻坚、势如破竹,前石埠的速度,怎么跑的?

  “快”字当头,征迁箭在弦上

  前石埠征迁难不难?在大多数人看来,这个问题好像并不难。企业围村,到处死胡同,不通自来水,下雨天便拔不出脚……绕着前石埠转了不下十遍,宝城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办事处主任杨建刚深知前石埠的居住条件并不理想。

  今年5月棚改摸底之际,尽管当时政策、标准、口径等都不明朗,但有意向同意棚改搬迁的居民比例已高达98.78%。“说实话,谁都想改,现在大家收入高了,但仍然在这住着,哪儿有生活品质可言?”“说到棚改,主要怕政府政策有变,口号响亮不行动,拆了我们去住哪?要改就先分房再拆房。”“棚改,‘钉子户’最得实惠,会哭的孩子有奶喝。”……

  七嘴八舌的群众意见下,是群众急于改善居住条件的热切期望,也是不少群众内心深处“等到最后会得利”的犹豫与迷茫,亦是“不信任”的心结在观望心理浸润下的日夜膨胀。而当86岁的高秉照红着眼圈,以一种悲伤到绝望的语气对着工作人员说:“我这一走,怕是再也等不到回来的时候了!”同去的龙角社区党委书记宋志宏和社区主任郑武堂内心泛起了五味杂陈的滋味。

  在这些老人心里,再差的居住环境,也早已脱离了居住场所的简单定义,而是在漫漫岁月中,被赋予了“故乡”的别样含义。前石埠是他们的记忆,是他们一生的缩影。他们对这个祖辈就居住于此的村庄投放了太多“不舍得”的心结,坚韧、牢固,让人不忍用力去解。

  村两委班子成员此时也最怕入户走访,“感觉没法跟老少爷们去解释。”

  “征迁能否顺利实施,说到底是个政策问题,政策不优惠,说破天老百姓也不干。”杨建刚非常清楚政策制定才是征迁首要问题。

  思深方益远,谋定而后动。虽说前期县里已有北关棚改的样本,但毕竟还是有所差异。如何保证征迁顺利实施,指挥部连续三天通宵达旦,召开街道和村干部、村民代表、棚改搬迁群众、老党员座谈会,安置方案先后调整两次,棚改搬迁操作流程更是多次优化。

  即便如此,县里依然担心前石埠能不能如期征迁。“要不要县里派驻工作组支持?”“不用,我们自己能行!”杨建刚拍着胸脯保证。

  一口唾沫一个钉!前石埠棚改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发就必须百发百中。”10月8日,杨建刚带着16个网格小组160名机关干部入驻前石埠,将棚改政策、安置方案及评估报告等一套“明白账”送到每户群众家中,征迁攻坚战正式打响。

  “公”字为先,一把尺子量到底

  “对主房和人口认定一律从严,任何人不能乱开口子,一个政策讲到底,一把尺子量到底、一个标准执行到底。”杨建刚再次重申严明的态度,“人口和房屋认定是征迁过程中最难的一部分,必须一碗水端平。不让老实人吃亏,更不能让想占便宜的人沾光。”

  他们深知,征收拆迁中的一举一动都有无数双老百姓的眼睛盯着,因此“公平、公开、公正”是征收拆迁工作的灵魂。在征迁各个环节,信息公开必须阳光透明,做到“不藏着、不掖着”,政府才有公信力,群众心中才能无疙瘩、无疑惑、无怨气。

  政策上,将征迁办法、补偿标准等一律公开;执行上,找谁来估价,村民说了算,由村民投票自选评估公司;测量估算上,坚持一把算盘算到底,该给的一分也不少给,不该给的一分也不多给。

  正是有了这种坦荡荡的底气,前石埠的信息公开程度史无前例。“我们敢公开到什么程度?具体到一个狗窝、一棵树苗、一面围墙的评估价格都会张贴到墙上,让老百姓直观监督测量情况。”郑武堂介绍,“我们不怕‘炸了锅’,只有所有结果都透明,老百姓才能心服口服。”

  具体明细的公示带来的是工作量的大幅增加,“我们两个房子一样大,为什么评估价格不一样?”“你们再去给我重新测量一下,我自己量着不是这个数。”……一个个问题扑面而来。

  明知是跨度、厚度、材料不同导致的结果差异,工作组成员依然会拿起工具重新去给村民测量释疑解惑,“除常规征迁业务人员、测量技术人员,我们还增加了纪检、审核、评估方面的工作人员,逐户对认定标准、补偿标准等事项进行联合审核、逐项确认,即便是村民提出的0.2平方米的异议,也必须重新确认。”昌乐经济开发区人大工作室主任张峰坚信只有工作做实做细做精才能赢得民心。

  有形的尺度好办,难把握的还是无形的尺度。“老百姓的特殊问题,需要对症解决,不能一概而论。”宋志宏说,离婚回娘家的女儿算不算人头,从小在村里长大的外甥能不能拿补偿,不同院子、不同装修,怎么做到一把尺子量到底,这些都考验着征收干部的智慧和工作能力。

  口径之外无口径,政策之外无政策,这样的“规则”同样适用于被征收的党员干部,党员干部带头签约、带头腾空、带头拆房,做出榜样而没有任何多于老百姓的额外实惠。在前石埠村的选房摇号中,村党支部书记刘谦仁在他的同组83号中只抽到55号,这也为征迁工作提供了“现身说法”的素材,每每有被征收户问及是否公平,刘谦仁都会说:“我们这里,没有后门、没有人情,包括我在内。”

  “人”字立本,征迁赛场锤炼铁军

  9日,秋雨绵绵,冷风瑟瑟。在前石埠村委大院的南北大街上,一溜儿的帐篷挨个排开。早上7点,熬了一个通宵的干部准时上岗。下午一点半,蹲在泥泞雨地扒拉上几口盒饭的一线干部再次起身入户,村民开始忍不住心疼,“太不容易!”

  “这样的干部能不信任?”60岁的高春贵坚信共产党干部说话板上钉钉。有的村民摘下自家柿子、石榴给工作人员品尝,有的村民送来热水,签约完成的村民则开始争先腾房,到晚上9点,已有45户腾空房屋,拆迁19户。

  “等、靠、要是行不通的。问题自己解决,矛盾自己化解,困难自己克服!”杨建刚总把这几句话挂在嘴边。带头上门做工作,讲政策、解疑虑,在他健走如飞的脚步里,从他时时紧锁的眉心里,这个连续三天通宵熬夜的“铁人”中耳炎发作,化脓剧痛的他拔下吊瓶来不及吃饭继续跨进老党员赵秀荣的家,“就是推心置腹,换位思考,我们去体量她的难处,她也明白我们的不易。”

  晚上11点,老人松了口,“我是没问题,就怕儿子不愿意。”早上6点,天气阴冷,一行人再次踏上去潍坊的路,边跺脚边裹紧衣服,满脑子想的还是如何做通老人儿子的工作。当他们一大早出现在老人儿子高明臣面前时,握着征迁干部的手,高明臣连称愧疚,拨通母亲电话的第一句就是,“我们不能让人家难做。”

  正是杨建刚的自我加压、自我加码,他的身边到处都是“钢铁战士”,脚崴了,皮破了,生病了,他们一声不吭,坚守岗位,贴上膏药,涂上药水,继续奔跑在一线。他们是孩子的父母,他们是家里老人的子女,他们是家里的顶梁柱,为了百姓的棚改安居,他们忍痛坚持,全心付出。

  宋志宏,出门前看着睡梦中的老婆和孩子心里泛起满满的歉疚,因顾不上家中任何大小事而时常被妻子埋怨的他,依然坚持“以真心换真情”。即便明知要面对恶语和冷脸,他还是一趟趟不厌其烦地上门做征迁户的工作,站在对方的角度替他们考虑争取最大化的利益。他说,所有心中禁不住泛起的五味杂陈,都是心里的苦。

  郑武堂,从10月1日开始不是通宵便是加班到凌晨,为了不吵醒怀有身孕的妻子,每晚睡在社区办公室,陀螺般的工作让他整个双节假期没有见一眼儿子,当儿子电话中一句“你不是一个合格的爸爸”传来,怔怔地望着被儿子挂断的电话,这个七尺男儿唯有抹去心酸的泪水。

  王晋伟,和许许多多同事一起,每日深夜归家,早晨提前到岗,每天在奔走,在弥漫着快餐味的帐篷里天天加班。他说,这是压力带来的苦。

  但是他们都觉得,无论怎样的苦,都抵不过居民顺利签约带来的兴奋和理解。

  他们的身后,站立着同样知晓民情、善做群众工作的160名社区干部。“前石埠”仨字,让这支接地气、能吃苦的庞大队伍更加坚定用真心、真情融化坚冰的信念,更深刻地领悟到打开群众心门的法宝唯“真”莫属。

  9日,前石埠村自改委主任高千良招呼家人跟老屋合了最后一张影,“留个念想,月底拿到钥匙,就是新日子新生活喽。”

  记者手记:作风利刃,所向披靡。前石埠棚改,最终是为了人民生活的改善,区域的发展。赢得民心,才是一切的根本。前石埠棚改不止美化了人居环境,也砥砺了一支召之即来、战之能胜的强大生力军,他们喷薄向上的发展激情,正汇聚成开发区砥砺前行的澎湃动能。

打    印】  【关闭本页